汪山茗 / 書畫人物 / 73歲才開始專業創作的書畫人

0 0

   

73歲才開始專業創作的書畫人

原創
2016-06-27  汪山茗

——訪汪寶華先生

汪校芳  

 
    作為《寧波市書畫研究會會刊》的執行編輯,我想,如果會刊增設“鄉野高人”的欄目,介紹在寧波大地上傾情于書畫藝術的基層朋友,給他們以精神上的支持,也是研究會的一件功德。這一想法得到了李圣文主編的支持。因好友裘為眾先生專注于日寇侵華的細菌戰研究,踏遍寧波的山山水水探訪親見者,就拜托他也關注一下農民兄弟中的書畫高人。

前天,裘為眾先生給我電話,第一句就是:好消息,發現一活寶!

原來,他在北侖郭巨發現了出生于1923年的汪寶華先生,這位年屆93歲的老人,除了雙耳失聰以外至今依然眼不花手不抖,連牙齒也只損壞兩顆,胃口可比年輕小伙。他73歲時才辭去村里會計的工作,因嚴重失聰,以“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境界專心書畫,竟然在北侖、寧波舉辦過畫展,至今還每天創作,獲得了大量獎項。

如此高人,難怪被稱為“活寶”。我于昨天安排好工作,今天一早就冒雨趕往寧波汽車東站與裘為眾兄匯合,乘長途公交奔向北侖郭巨,一睹這位民間畫人的風采。

汪寶華先生家在北侖區郭巨鎮南門村后汪家弄,前來開門的是他91歲的夫人,這位老太太聽說我們是從寧波專程拜訪汪寶華先生的,沒有一句不信任的盤問,只指一指二樓的一個房間,讓我們自己上去,她繼續在水槽邊洗她的菜,感受到女主人“來者都是客”的厚道。

          本文作者(左)與汪寶華夫婦

汪寶華夫婦與兒孫一起生活,住的是三間落地三層樓,自成獨立院子,寬敞亮堂,汪先生的畫室是二樓東側朝南房,把最好的房間做為他的畫室,表明子女孝順。

因雙耳失聰不受敲門聲干擾,汪先生在畫室埋頭他的創作。我遞上自己的名片,汪老先生見我也姓汪,說天下汪姓是一家,拿出他手抄的汪姓196字的輩文,問我是什么輩。我說“羞”字輩,他說他是“文”字輩,高我一輩,還熱情地拉著我的手說,能說得出輩文的才是真正的汪家人,你是親侄子。

采訪一名雙耳嚴重失聰的老人,是對嗓子和耐心的重大考驗。我問他東,他回答西,還回答得那么真誠細致,令我不忍心打斷。幸好老先生早就引起北侖區檔案局的關注,已為這位民間高手整理出了較為完整的檔案。

汪寶華先生生長在郭巨鎮南門村,14歲那年,上了4年小學的他去上海一家紙箱廠做學徒,第二年抗日戰爭爆發,回家務農至今。自1949年起,他先做6年生產隊小隊長,后做41年主辦會計,直到199674歲才自愿退職,回家一心一意搞他的創作。

汪寶華先生給我最深的印象是實在。實實在在作畫,實實在在為人。由于他的實在,被推薦為第一至五屆郭巨鄉人大代表,第八屆北侖區人大代表;由于他的實在,獲得過全國人口普查省級先進工作者稱號,還先后2次獲得市級、10次獲得區級、17次獲得鄉級財務先進工作者等榮譽;由于他的實在,這位讀過4年小學的老人于1989年以66歲高齡獲得了助理會計師職稱。

郭巨是一個濱海的半島,雖物產豐富但文化生活相對單調,15歲從上海返回家鄉的汪寶華,白天干農活,晚上撿起從小就喜歡的涂涂抹抹的愛好打發時間,無論是花鳥、山水、農民畫,還是書法、人物、連環畫,他找到什么就臨摹什么。這位實在人,寫寫畫畫也非常專心投入,書畫技藝進步很快,村民有紅白喜事都請他寫對聯,布置新房也向他求畫。自己的書畫愛好得到村民的認可,他很有成就感,對書畫就更加癡迷,臨摹名作,虛心求教,幾乎走到哪兒畫到哪兒,看到路上有漂亮小花,就用木棍蘸點水在地上或墻上畫。

汪老先生邊接受我們的采訪邊給我們看他的作品。這位老先生實在勤奮,他畫室的柜子里,結結實實的一大捆一大捆都是他的作品,他還說我們是遠道而來,要送我們幾幅,喜歡什么由我們自己挑選。在如此多的作品中,只發現掛在一樓會客室中一幅山水,其他的都是花鳥,其中梅花、貓與虎最有特色。我問老先生為什么山水那么少,老先生說,寫字作畫無非送給村里人圖個高興,花鳥熱鬧更受村民歡迎,山水就畫得少了。這句樸實話語體現的是他服務于民的誠心,令我感動。

 
 

無論是擔任村長還是村會計,汪寶華都是村里的核心人物之一。當時農村最常見的思想宣傳載體是根據不同時期的工作中心在墻上搞宣傳畫,如三面紅旗、衛星上天、農業豐收、趕先進爭上游、多快好省建設社會主義,及“文革”時期的領袖畫像等,汪寶華自然成為了村里繪制宣傳畫的領頭人。實踐出真智,年輕的汪寶華在社會的大學里打下了扎實的書畫功底,他的出色表現還于19592月作為寧波市唯一人選被寧波市文化館推薦為寧波農民畫代表,到杭州中央美院作為期7天的業務培訓,表明他的書畫創作水平由群眾認可提升到行政認可。汪寶華后來才知道自己還先后被寧波市、鎮海區文化文化館看上,派人來村里商調他去專業從事群眾文化工作,都因村主要負責人不愿意失去這么一位令人放心的管家人而不著痕跡的拒絕了他的調動,使他失去了在藝術上進一步發展的良好平臺。我在想,老先生之所以93高齡還能夠這么健康的寫字作畫,大概是他的誠實和努力感動了上蒼,以健康長壽來彌補他曾經失去的良機。

         1996
3月,73歲的汪寶華辭去了郭巨鎮南門村經濟合作社主辦會計的工作,專心于他的書畫愛好。由于他的認真和執著,年過古稀的他卻迎來了藝術創作的高峰期,當年5月他的行書作品獲浙江省農民書法比賽三等獎,10月他的花鳥作品被山東黃淮海農業開發書畫展收藏,11月他的花鳥作品獲北侖區老年人書畫展一等獎;2000年作品入編《中國書畫藝術博覽》,并獲當代詩書畫大獎賽三等獎,2001年作品入編《老年書畫攝影藝術全集》,2008年作品三虎圖參展全國大型老年書畫藝術“北京奧運”邀請展并獲金獎,2012年作品參加寧波市文化館《群星畫龍,點睛2012》活動獲銅獎,2013年作品參加北侖區老年人書畫比賽獲一等獎;2010年參加北侖區舉辦的老年人書畫作品系列展,2014年參加郭巨四翁專場書畫展,他和他的外甥紀才君還在寧波月湖群星展廳舉辦“耕耘書畫傳家風”中國畫聯展,2015在北侖區老年活動中心舉辦汪寶華個人書畫作品展。

美好的采訪時間往往過得特別快,不知不覺過了午餐時間,我們向汪寶華夫婦告別,并祝愿他們健康長壽。出乎意料的是,汪寶華先生卻說:人不要太長壽,活到80歲足夠了。我請教原因。老先生說,80歲的時候無論是兒子家還是女兒家都虎虎有生氣,這樣高興而去多好。現在69歲的兒子癌癥復發,兒媳婦去醫院護理,他們還得牽掛我們這兩老,這樣即使身體健康也活得不開心,如果活到一百歲,那可吃老苦了。

邊上的汪老太太接著說,如果孩子們好好的在家里,你們遠道而來就可以一起吃個飯,這樣多好。現在我老太婆做的飯,你們年輕人肯定不要吃,老大遠的來,到了吃飯時間了讓你們空著肚回去,真是不好意思。我家的土特產就是老頭子的畫,你們多拿幾幅去。

 
 

對汪寶華先生的采訪溫馨而有收獲。在回寧波的公交車上,有幾點想法總是在大腦里揮之不去。一是本以為健康長壽是每個人的追求,這位老人卻有“活到80歲足夠了”的感悟,令人回味。二是73歲才由“業余愛好”升格為“專業創作”,還能搞出那么大的動靜,激勵著我們只要把“想法”變成“行動”,永遠不會“太遲了”。三是如果不是雙耳嚴重失聰,汪先生也許沒有這么專注,沒有這么有成就。疾病也是優勢!當我們生活中遇上失落和無奈時,能以積極的心態去面對,也許能把失落和無奈轉化成為優勢和轉機。四是期望組織一次拍賣會。如果有更多有朋友奉獻愛心,參與其作品的拍賣,把心血轉化為促進兒子健康的醫藥費,也許是一位老父親的最大的欣慰。

寫于2016年3月12日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