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耕耘博客 / 我的原創 / 統治----就是給人的頭腦植入權力的目的標準

0 0

   

統治----就是給人的頭腦植入權力的目的標準

原創
2018-08-24  秦耕耘博客

統治就是給人的頭腦植入權力的目的標準

                          秦耕耘

在幾千年的歷史長河里,統治者始終重復著一個事情,那就是給人的頭腦植入自己的目的標準,因此人們總是拿權力樹立的標準來衡量人的成功與失敗、正確與錯誤,用權力的標準來評價人,而不是用人的屬性價值標準來評價人。世人只看到耀眼的權力,而不審視其過程與方式方法,而實際上在最初的時候就已經埋下了災禍的種子,災禍的種子只能生出災禍的秧苗,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權力文化只講“成者為王敗者為寇”被統治階層不能有任何個人權利。而沒有人權,人就不能以人的屬性存在。

常常驚嘆于人類世界,一些人是何等的精明,他們可以利用他人的生命本身與生命過程實現自己的特殊目的,滿足自己的私欲,將一個個大的活物玩弄于掌骨之間,如果不熟悉人的弱點、不精通于治人之道,這是不可能的。而另一些人,雖處于被操縱被玩兒弄之中卻不自知,或不愿意醒來,他們還沒有感覺到自己的生存是為著實現別人的特殊目的利益。他們只生存在自己的夢里,他們只有自己,而看不見別人,更看不到全部。或許他們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但出于本能的需要,而不想放棄或拒絕……

相對于其它事情都比較容易,唯有讓別人信賴自己,或讓人相信某種說法是比較難辦的事情,因為這樣的決定權屬于別人,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明智者的做法是不刻意讓別人相信自己,只按規則或約定,做好該做的事情,或是用事實驗證自己的說法。然而有的人是在強迫他人相信,誘導他人相信,或是不給人選擇的余地,讓人無條件接受。

一個政權值不值得信賴,應該查看它的歷史,看它做過什么,有無不良記錄,如果刻意隱瞞自己的歷史,甚至篡改歷史,毀滅歷史,說一套,做又是一套,人們就應該遠離它,不然受到傷害的就會是自己。

統治者宣揚無神論的真實目的是什么?人們的信仰是出于自愿,追隨上帝是因為人類想得到智慧與真理。信仰什么,拒絕什么,人們可以自由選擇,決定權屬于自己。普通人信仰什么,追隨什么,排斥什么,只是個人的事情,只要不侵犯他人的權利,就不會傷害到他人。而強迫天下人接受什么觀念,反對什么思想文化,必有其特殊目的,只是不諳治人之道者很難發現其用意。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陰謀家在治人方面的確有高人之處。即使是上帝也從來沒有強迫人、誘使人信仰自己,崇拜自己。父母也沒有這樣要求子女,其他人更無權利讓人接受什么,抵制什么。一個人所需要遵循的是共同制定的規則,所要服從的是真理,所要堅守的是人的權利,而不需要他人的無理限制。

普通人之間是相互選擇、相互協作、相互交換的關系,因為社會生活,每個人不可能解決所有的生產生活問題,沒有農民與商人城里人就不能及時得到糧食和蔬菜,沒有投資人與企業家,人的很多愿望都不能實現。沒有真正的知識與知識人,人就會陷于迷蒙狀態,即使每個人都有一雙明亮的眼睛,也看不清世界是什么樣子。社會生活參與者之間的關系是天然形成的關系,它的合理性是不容懷疑的。這種關系模式決定了人必須用自己的產品或服務通過市場與社會渠道與人交換價值才可以生存,否則他就不能立足于世。這種交換也是平等自愿的,在社會交換的環境下人們會自動尋找自己的角色,誰把握了人的未來與現在的需求,并滿足他們的需要,誰就能換取應有的價值。

但也有一部分人沒有自己的產品或服務與他人交換,或者是他們的產品不是人們所想要的,他們也得到了價值貨幣,這些人就是工具人和他們的主使者。他們是通過壟斷貨幣與利益分配來得到財富的。在以價值交換的環境制度下,這些人的存在合理性應該受到懷疑,因為他們不能產生價值。或者說他們的一套東西不能通過自由平等的交換而變成財富,因為沒有人愿意與他們進行交換,他們只能通過強迫手段來進行交易。如果公民階層懂得自治,完全可以不需要他們,他們應該改變自己的意識,改變自己的生存方式,成為一個社會能夠接受的人,而不應該把自己和別人的出路都封死。自然科學領域出現的問題如果得不到正確解釋,人對自然的認知就會停滯。而人的意識思想出現障礙就會阻止人的社會進步。群體的意識水平能決定他們的生存質量。工具人應該擺脫權力控制,將自己釋放到公民階層中來,同公民群體一起爭取人的權利是他們的最佳出路。

在自然生成的社會關系中,各種角色功能是不可缺少的,一旦缺失,人會通過市場與社會機制自動修復,如果人為的去掉某個角色功能,必會給人帶來麻煩。專制統治者有一種職業敏感,敢于思考的人或自由的社會都會對其統治形成威脅,所以他們從來沒有停止過對思想者、商人、企業主與自由人士的迫害、鎮壓與控制,這些角色的長期缺失,使民族陷于落后、愚昧、貧窮。而人的所有災難都是他們自己制造的,他們就是陰謀家,工具人,還有旁觀者的放任。災難的根源就是他們的愚昧、貪婪,殘忍與畏縮,是他們自己不會想,而不是其它。每個人的頭腦都與這個世界相聯系,即使有人不發出聲音。因為什么意識力量占據優勢,就會有什么樣的制度,而人的存在形式是取決于制度,取決于群體的意識能力與意識力量。沒有聲音沒有行動,就不能體現為意識力量。

權力為了自己的目的利益要對這些自然生成的關系與角色施行改造,或是取代。他們首先針對的是思想者、還有企業家和商人。陰謀家需要的是所有人的服從,所有人的存在都必須符合自己的目的利益,只有對人的思想、行為與經濟的多維控制才會有效,漏掉任何一種就會失去權力。掌握知識與財富的人具有自由的思想與獨立的品格,他們根本不會接受對自己有害的東西。而這些人的存在是陰謀家實現目的利益的障礙,要毀滅這些存在,只靠陰謀家自己是不行的,他需要另一種人,這種人應是沒有“人”的意識的人,經濟不能獨立,尋求生存依賴的人,好吃懶做、投機取巧的人,具備以上條件的人正是陰謀家所需要的人。

一個正常的人,不會為了一點兒小利去搶奪他人的財物,更不會隨意剝奪他人的生命,因為他會擔心受到同樣的報復,或受到法律的制裁。如果做壞事能有什么理由,或能免于懲罰,而不用擔心后果事情就大不一樣了。無神論就是讓人拆除人的內心道德底線,放棄人的規則,不受神的約束,可以放心地去作惡了,陰謀家給阻礙自己的知識人、企業家……打上罪惡的標簽,堂而皇之地予以滅殺。人在背棄良知的時候,人間就會是非顛倒,黑白顛倒,真假顛倒,災難降臨到他們頭上是很自然的事情。陰謀家叫嚷無神論的目的,是讓他人為自己的統治目的去犯罪,而自己卻很干凈,不用承擔任何罪名,卻可以坐享其成。

陰謀家并不是在所有的時候排斥所有的宗教與學說,如果某種宗教與學說對他們有利,他們也會極力推崇,君權神授就是來源于他們。孔儒的禮教正是迎合了權力目的利益而成為歷代學子的必修課,不知道這位大師是用什么力量把“君臣父子”排列到一起的。以權力為中心的社會制度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期間朝代雖有更替,但內容性質沒有本質的區別。即使是儒學,統治者也是汲取了對自己有利的部分,而不是全部。因此,對古代文化要區別對待,應把握分寸。

在以權力為中心的社會制度里,統治者利用文化教育、制度規則、文學藝術、組織形式等途徑給人的頭腦植入權力目的利益標準,凡是對權力有利的東西,他們都要拿來灌輸給人,不管它是什么貨色。人的頭腦僅僅是他們實現特殊目的利益的思想工具。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