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萬相 / 萬小刀 / 萬小刀| 任達華遇襲,回顧港臺演藝圈暴力...

0 0

   

萬小刀| 任達華遇襲,回顧港臺演藝圈暴力往事(19.7.20)

2019-07-27  塵世萬相

500

作者:亞蒙、萬小刀

 一、

7月20日上午,香港著名影星任達華在廣東中山參加某品牌商業活動被襲,腹部和手指受傷。

事件發生不到一小時,微博熱搜就破千萬。

500

出事后,任達華臨危不亂,送院后也無大礙,行兇者也已被警方控制,總算令公眾松了口氣。但同時,主辦方現場處理失當,保安沒迅速阻止行兇者,當事人就診信息被公開,甚至任達華本人在群里求助時,只被發來醫院定位等舉動,也飽受輿論批評。

風波之余,任達華其人,更是備受議論。

先前,他剛憑《破冰行動》的“趙嘉良”一角圈了不少粉。

現實中還參與了警方的逮捕行動。

何況他的兄長任達榮,早在1996年就出任香港警隊總警司,和首位華人警察機動部隊(PTU)訓練學校校長,2007年晉升警務處副處長(分管行動,即DCP)后,更有權直接調動飛虎隊……

但更傳奇的,莫過于兄弟倆的父親,曾在警界擔任高級警長的任錦球。

二、

1969年3月24日,任錦球登上水警輪MD29號,代替同事執行海面巡邏任務。當晚,他是該輪的最高負責人。

船上,任錦球的一位下屬名叫李秀成,因此人脾氣火爆,說話又如打鼓般響亮,故有外號“打鼓成”。

執勤期間,因有同事取笑“打鼓成”被戴綠帽,竟突然發狂,跑去槍房拿起一短兩長的槍支,到處亂槍掃射,釀成二死七傷的悲劇。

任錦球是首位犧牲者。死因是前額中槍。

“打鼓成”最終被捕,被判入精神病院,十幾年后就被釋放。但對當時不過十幾歲的任達榮、任達華兄弟來說,卻是難以撫平的喪父之痛。

好在兄弟倆也爭氣。任達榮承父遺志,考入警隊,不斷升遷;任達華則投身銀幕,從無線藝員訓練班起步,一路熬成金像影帝。

在電影里,任達華也曾兩次“突然遇襲”。一次是《古惑仔之只手遮天》(1996),洪興大佬蔣天生,在荷蘭被槍殺;

另一次是《非常突然》(1999),重案組老大街上給劫匪打死。

90年代,任達華在港片里的角色以反派居多,甚至林過云(《羔羊醫生》)、葉繼歡(《悍匪》)、張子強(《驚天大賊王》)和崩牙駒(《濠江風云》)等都照演不誤——換句話說,當時香港演藝圈,沒人比任達華更擅演“重犯”!

為什么都找他?很簡單,他哥哥已經在警界有那么大的權力,任達華演這類角色再多,原型的手下或黨羽都不敢找劇組的麻煩。

但并不是誰都能像任達華那般幸運。演藝圈“涉黑”的突發事件,早在80年代初的臺灣地區就已陷入惡化。

三、

1981年,臺灣地區先后發生“天廚餐廳喋血事件”與“法庭大廈血案”兩起震驚社會的事件,背后都指向同一人。

武俠片大師張徹的第一代門生,人稱“獨臂刀王”的影星王羽。

500

李小龍和王羽

早在1967年,他主演的《獨臂刀》就在香港突破百萬票房紀錄。69~70年,他更憑《獨臂刀王》和《龍虎斗》蟬聯香港華語片年度票房冠軍,可以說是香港電影史上最早的“陽剛偶像”。

70年代中期,王羽赴臺灣地區發展,成為當地幫派“竹聯幫”成員之一。后來因為賭場糾紛,王羽跟另一幫派“四海幫”老大劉偉民結下梁子,“四海幫”直接放話:要給王羽一點顏色看看。

1981年1月10日,“四海幫”收到消息,稱王羽現身天廚飯店,馬上派五名手下去堵他,結果引起一系列突發事件:

見到王羽后,“四海幫”成員警告王羽以后不要亂講話,說完順手賞了王羽一巴掌。王則以左手擋開,接著拿出一把銀灰色的白朗寧手槍;

四海幫成員見狀,雙手把王羽手槍打掉,其他幫眾隨后分持扁鉆、開山刀加入斗毆,王羽身中七刀,所幸仍得以奪門脫身。

這就是近40年來,華人演藝圈首宗明星被傷害案。

其后王羽為該案出庭作證,卻在法庭走廊被“飛鷹幫”成員劉臺生攔下。劉臺生本想參與和解,但王羽以“飛鷹幫”沒資格管“竹聯幫”事務為由對其斥責,雙方越鬧越大,結果本是來給王羽打氣的“竹聯幫”成員,用扁鉆刺入劉臺生左胸,再次釀成血案...

兩起案件收場,是王羽先以“涉及法庭大廈教唆行兇案”,被判有期徒刑二年零六個月;到二審時減為八個月,最后才以“沒有積極證據足以證明他教唆行兇”被判無罪,但除了身上七處刀傷,就是被臺灣當局禁止出境,演藝生涯也一落千丈。

然而,在這之前兩年,王羽卻又利用自己的黑道背景,幫一位演藝圈好友解決了另一起“江湖糾紛”。

四、

1979年,號召力如日中天的成龍,打算離開“干爹”羅維去嘉禾拍戲。但眼見要失去“搖錢樹”,羅維怎會善罷甘休?

為嘉禾拍攝《師弟出馬》期間,某日成龍收工時,突然被三個黑社會人物扣住并押上車,當時他能做的,只是把雙手舉高,表示他會“配合”。

后來成龍才知道,押走他的人是香港“三合會”成員。而這群人正是受羅維指使。

當時,羅維為了讓成龍同意繼續給他拍戲,還這樣說:我不能保證我那些“朋友”們有多少限度的耐心。

后來,當“三合會”再來找成龍要“答案”時,說話更不客氣:如果你不答應,對你的事業將會是個很不智的決定……對你的命可能也是。

所以這樣的情形,最終也正是王羽“以黑制黑”,想辦法讓三合會、羅維跟嘉禾打達成和平協議,同時成龍也“躲”去美國拍戲,事情才沒惡化下去。

但這起事件卻也證明一點,早在40年前,娛樂圈的“遇襲”事件也屢見不鮮,而且藝人的安全也無法得到保障。

五、

但如果說王羽因為黑道背景,有些“咎由自取”之意,接下來這位同樣被突然襲擊的臺灣藝人,就顯得更無奈些。

這就是人稱“青蛙王子”的歌星高凌風。

500

1983年某次秀場演唱,他因夜總會沒按合約給夠酬勞而罷唱,結果得罪了“竹聯幫”堂主董桂森。為了躲避黑道,高凌風躲到臺南,還找當時被列為“臺灣十大槍擊要犯”之一的楊雙伍求助。

作為交換條件,高凌風承諾“以后來臺南作秀,都包給楊雙伍。”

結果承諾還沒兌現完,高凌風就因為接了臺南另一夜總會的秀,把楊雙伍也給得罪了。結果楊雙伍給高凌風打電話,只有一句警告:你真的來南部作秀了。

這就是動手的信號。

1983年4月2日下午,高凌風在高雄藍寶石歌廳做完秀,就在大庭廣眾之下突然被槍擊,右大腿遭槍傷。

被送進醫院后,由于子彈是從大腿后面射入,醫生先從后面的彈洞挖起,但怎么都找不到子彈。足足幾小時后,醫生改由大腿前面切開傷口,結果子彈就掉了出來——原來已經穿到了前部。

只是高凌風不僅在手術室里慘叫了幾個小時,后來這起案件還被羅大佑寫進了《現象七十二變》的歌詞里:

有人在黑夜之中槍殺歌手。

六、

踏入90年代,臺灣地區黑道又打起了香港藝人的主意。畢竟那個時代,香港電影在臺灣市場擁有連好萊塢都難企及的票房和觀影人次,能搶到香港藝人的檔期,就意味搶到了整個東南亞票房市場的大錢。

但要搶到,就必須“速戰速決”。這回,黑道的目標是梁家輝。

多年后,梁家輝回憶:

當時我們剛到越南(拍攝《情人》)后,臺灣就有一部片子突然打電話過來讓我立刻到菲律賓補戲,但那個時候我已經正式入組了,不能隨便離開。

好不容易到了菲律賓補拍完,又碰上海灣戰爭,所有航班都取消了,根本沒辦法按時回到越南,根據合約我要賠償一筆天文數字,我爭取了很多方面的朋友幫忙,最后嘉禾的老板安排了私人飛機,讓我可以經中國香港到泰國,但是到了泰國以后,私人飛機都不能再往南飛,因為越南在那個時候還是一個封閉的國家,私人飛機要過境的話,也要提前三個月申請。

最后我在泰國留了兩天,經過越南那邊的軍方安排,才按時到達越南機場,十點鐘到現場,沒有違反合約。

為什么梁家輝說“好不容易”?因為傳聞,當時臺灣黑道追到了越南,趁他收工休息時,硬生生把他“押”去菲律賓,整個過程完全是“突然襲擊”。

這部戲,就是大名鼎鼎的《火燒島》。

而且那場戲因為同時有成龍、洪金寶和劉德華在現場,難怪硬搶都要把梁家輝從越南“搶”回來。而對梁家輝來說,這次經歷跟“遇襲”也沒差別了。

既然當時港臺演藝圈行情之好,讓臺灣黑道對藝人屢次“襲擊”,香港的黑社會當然也“不甘落后”。而且盡管年份稍晚,但震撼程度卻幾乎有過之而無不及。

七、

首當其沖,就是1989年綁架劉嘉玲的“裸照事件”。

這同樣稱得上是華語演藝圈30年來,首宗女星遇襲的重大事件。

最后擺平這件事的,則是“東星駱駝”陳惠敏,連帶照片也還給了當時劉嘉玲的男友梁朝偉。

該案的具體事過程,相信不少看官也都有所了解。但殊不知,它卻成為香港演藝圈“突然遇襲”的開始。

最觸目驚心的,就是92到93年一連串突發的影圈暴力事件:先是《家有喜事》底片險遭搶劫,再是電影公司老板,兼李連杰經紀人蔡子明在公司門口遭槍殺,又到梅艷芳在夜總會遭另一電影公司老板黃朗維掌摑,隨后黃朗維突然遇襲入院,又突然在醫院遭槍殺,最后連疑似跟該案有關的“灣仔之虎”陳耀興,也在澳門賽車后突然在車內遭射殺……

但最典型的,還是突然掏出槍威脅藝人或其經紀人,其中一位最受其害的,就是天王劉德華。

90年代初,劉德華的經紀人是“藝能”老板張國忠。他就曾說過,當時曾有來路不明之人找上他的寫字樓,突然在腰間露出一支疑似槍械的東西,并直言要劉德華的檔期拍戲。

面對這等“突襲”,劉德華最終只能答應接拍這部戲,但當時他接受記者采訪的回應,已感到無奈。

記者:當時這些(被威脅)事是如何處理的呢?

劉德華:我不知道,報了警吧。結果我也接了這部戲。

記者:為什么你會接這部戲呢?是不是因為怕他們?

記者:當時的感受是怎樣呢?

劉德華:沒有感受。我將自己擺在一個演員的位置,那我就會很用心地去拍好這部戲……

記者:能不能詳細說說你過去曾在什么情況下被人威脅呢?

劉德華:就是一些無聊的恐嚇吧,不是那種很直接的威脅。比如他們會打電話到我家然后留下號碼,再叫我爸去找我,而那些電話通常是殯儀館的號碼。甚至連我上TVB任何一個節目的時候,他們都會打電話到這節目的控制室,然后通知我:劉德華你千萬別出門口,會有人打你的!但這些事卻沒有真真正正地實現過,走出去時我不知道會不會被人打,但我現在坐在這里很安全,所以我覺得那是假的,但有些小女生可能就不懂,像有些剛剛做助導什么的,她們因擔心我,所以已經被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電影《沖擊天子門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拍的。

500

但那個時期,“遇襲”又豈止劉天王?要說更突然,還要數到“發哥”周潤發。

八、

1995年,周潤發拍完《和平飯店》之后,結束了跟老東家“金公主”的合約。由于沒有大靠山在背后撐腰,隨之而來就是一些黑道要周潤發給他們拍戲。

起初,發哥當然拒絕了這些要求,但由于在香港沒有經紀公司,所以直接由發嫂出面推掉。但某天清晨六點,發哥家里的院子竟突然被扔進一只被砍下來的貓頭,令兩夫婦大驚失色。結果發哥天沒亮就打電話給身在美國的經紀人張家振,一邊說要報警,另一邊說要來好萊塢發展……

所以,發哥當時義無反顧離開香港去好萊塢拍戲,其實也是被這些突然的“襲擊”給逼走的。

九、

起起伏伏,風風雨雨,這些曾經令港臺演藝圈人人自危的“遇襲”事件,終于隨著香港電影的沒落而歸于沉寂。但始終令人想不到,在9102年的今天,盡管已跟“黑社會”沒什么關系,藝人的人身安全卻仍然得不到真正的保障。

尤其光天化日之下,歹徒用利器捅傷任達華,論可怕程度,跟當年黑社會入侵演藝圈的種種行徑相比,實無本質差別。

更何況,當年黑社會即使傷及藝人,還會預先“警告”,但這起事件,傷人者毫無預料,這更令人防不勝防。

目前還不清楚行兇者的動機,在此不妄加揣測,靜等官方調查結果。

最后,祝任達華早日康復,也盼望演藝圈不再上演這等可怕的暴力事件。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