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要硬闖 / 社會 / “中國人為什么要攀登珠峰?”

0 0

   

“中國人為什么要攀登珠峰?”

2019-09-29  紅燈要硬闖

    國慶檔烏鴉最期待的電影《攀登者》、《我和我的祖國》即將上映了,電影票已經早早買好。

    值得一提的是,這兩部電影都有知名演員吳京參與其中,引發了熱議。

    500

    眾所周知,在中國有那么一群人,只要聽到吳京兩個字,就會渾身不適;如果看到五星紅旗,那更是惱羞成怒;如果看到吳京再加上五星紅旗,他們大概率會氣得如喪考妣,以頭搶地。

    在《我和我的祖國》中,吳京的的戲份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在《攀登者》中,吳京是妥妥的男一號,演技爆棚,還出現了舉起國旗登頂珠峰的情節,“含京量”高得嚇人。

    所以,有網友溫馨提示,到時候可能要提前準備好美國登山隊和印度登山隊在珠峰高舉國旗的照片,才能控制住某些PTSD患者們日益加重的病情。

    500500

    這個網友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

    《攀登者》還沒有上映,豆瓣就已經出現了不少無腦差評,微博等平臺也在熱烈的討論,除了攻擊吳京,不少人還把矛頭指向了電影背后——登頂珠峰這件事本身。

    500

    在這部電影中,有這樣一個橋段:登頂之前有人質疑,很多中國人飯都吃不飽,為什么要花這么大代價登珠峰?

    吳京飾演的登山隊員方五洲反問道:“幾億人只想著吃飯這點問題,那我們這個民族又有什么希望呢?

    500

    結果吳京這句話戳中了不少鍵盤俠的G點,網上出現了不少登頂珠峰“根本沒有意義”的言論:

    500

    500

    500

    其實,當初中國的登山英雄們,之所以要豁出生命去登頂珠峰,從來不是為了“虛榮”和“面子”。

    登頂珠峰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一場關乎領土主權的尊嚴之戰!

    1

    爭雄珠峰

    珠穆朗瑪峰被稱為“連飛鳥也無法逾越的山峰”,它不光海拔高,極寒缺氧,地形也險峻:

    有高達數十米的看著就腿軟的冰陡崖、充滿陷阱步步殺機的明暗冰裂隙,還有險象環生的冰崩雪崩區。

    即使是在科技發達的今天,想要登頂珠峰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在過去,那就更難了,在千百年間,無數勇士曾慕名而來,想要征服這座山,在歷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但他們中有很多人,最終只是在珠峰上留下了自己冰封的遺體。

    500

    1923年,英國有一個著名的探險家喬治·馬洛里,在被《紐約時報》采訪時,問他為什么要攀登珠穆朗瑪峰,他回答說:“因為山就在那里。”

    留下這句傳世名言的馬洛里,于1924年在攀登珠峰時,不幸失聯,再也沒能回來.......

    英國登山隊曾經在北坡(也就是珠峰靠中國一側)發起過好幾次沖鋒,最終都鎩羽而歸,死傷慘重。

    后來英國人得出結論:“從靠近中國一側根本不可能登上珠峰!”。

    500

    英國人換了一條路線,從珠峰南坡,也就是靠近尼泊爾這一側攀登,難度系數從地獄模式下降為困難模式。

    1953年,一位尼泊爾籍的英國向導和另一位新西蘭探險家組隊登頂,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支成功從珠峰南坡登頂的隊伍

    500

    這個尼泊爾籍英國人的成功登頂,被尼泊爾拿來進行政治炒作

    尼泊爾當時是印度的附庸國,在印度撐腰下,尼泊爾開始在與中國的邊境問題上做文章。

    1960年,周恩來總理乘專機抵達尼泊爾,開啟了一場關乎珠峰領土主權的談判。

    500

    在召開記者發布會的時候,有記者手里拿著兩份地圖,向周總理不懷好意地提問:

    我注意到中國和尼泊爾兩國各自出版的地圖中,關于珠穆朗瑪峰這一段的畫法很不一致,這次會談中兩國是否決定了珠峰的歸屬?尼泊爾是否同意將珠穆朗瑪峰平分?

    這個問法暗藏陷阱,因為他只給了“是”和“否”兩個選擇,如果順著他的問法回答,無論怎么回答,大概率會被記者拿回去曲解,引起政治糾紛。

    但是周總理外交經驗豐富,他并沒有直接回答問題本身,而是順勢打了個太極:“這座山峰把中國和尼泊爾兩國緊緊地聯結在一起,不是你們所說的把我們兩國分開!

    在珠穆朗瑪峰的主權問題上,中國和尼泊爾分歧很大。當時中國提議以山為界,將邊境線劃在珠峰頂峰。

    但尼泊爾和它背后的印度想獨吞珠峰,他們嘲諷道:“你們中國人都沒登上過珠峰頂端,憑什么說珠峰是你們的?

    500

    沒有登頂過珠峰,成了我們在談判中的一個軟肋。

    其實,中國很早就有了攀登珠峰的想法,但因為條件太差,既沒有登山人才,也沒有登山設備,遲遲沒有實施而已。

    早在1955年,中國就專門派人去蘇聯學習登山技術。

    蘇聯專家在北京八大處組建了新中國第一個登山培訓班,從各行各業選拔體能好的苗子進行集訓。

    500

    這第一批訓練營成員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專業的登山隊員,他們是伐木工人、煤炭工人、醫生、教師等等。

    他們全是新手,一切都要從零學起。

    沒有經驗還是其次,中國的登山裝備也特別差,初創的中國登山隊連一雙像樣的登山靴都沒有,只能自己手工DIY,把翻毛皮鞋打上幾個釘,做成土味登山靴。

    結果,去陜西太白山訓練一次,“DIY登山靴”的防滑釘就全掉完了,根本不頂用。

    然而,即便條件如此艱苦,中國登山隊還是克服了重重困難,一路攻克了不少海拔7000多米的世界高峰,成長速度非常快。

    為了珠峰這個項目,中國還專門在西藏修了一條300公里的公路,向珠峰大本營輸送物資。

    原本我們的計劃,是中蘇兩國一起登珠峰,蘇聯負責提供登山設備和教練,中國負責后勤保障登頂珠峰,這也是最有把握的計劃。

    500

    可是,就在準備的關鍵時刻,蘇聯登山隊不來了!

    1958年開始,中蘇關系急劇惡化,蘇聯撤走了登山教練

    原本按照協議要送給我們的山設備,運到蘭州就折返運回蘇聯。

    500

    同時,赫魯曉夫反過來向印度總理尼赫魯提供了大量軍事援助,尤其是高原作戰的裝備。

    中印邊境的火藥味,開始愈發濃烈。

    對于我們的登山隊員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晴天霹靂。

    500

    賀龍咽不下這口氣,他站出來給登山隊員們鼓勁說:“他們不干,我們自己干!登山設備生產不了先到國外去買,任何人也休想卡我們的脖子!中國人就是要爭這口氣!

    1959年,財政部竭盡所能,也只是給登山隊擠出了70萬美元的外匯購買登山裝備。

    中國登山隊隊長史占春帶著翻譯去瑞士采購設備時,恰好看到了2位身穿制服的亞裔。

    店員告訴他們說:“那2人是印度陸軍登山隊的采購人員,印度準備在1960年從南坡攀登珠峰!

    500

    史占春得知這一消息后馬上回報,不久后,中國駐印度大使館也證實了這一消息。

    印度這個時候搶著登山,肯定要在珠穆朗瑪峰的主權問題上做文章。

    這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們的登山隊已經有千難萬難了,印度還在步步緊逼。

    對于登山隊員而言,裝備之外,緊迫的時間讓他們肩上的壓力更大了,因為所有的準備工作必須在1年之內做完,搶在印度前面登頂!

    誰先登頂,誰在邊境線談判中就占據更多主動權!

    2

    至暗時刻

    很快,準備工作就緊鑼密鼓地開始了,因為登頂珠峰是在挑戰人類的極限,就算我們再急,也必須做好萬全準備,莽壯只會讓人白白犧牲。

    最先需要考慮的,就是珠峰的天氣。

    珠峰本來就千難萬難,如果登頂的時候趕上大風、雨雪,就會讓情況更加惡劣。

    所以,幾十名主力登山運動員在日夜訓練的背后,還有上百名氣象學家也在一刻不停地監測、分析著珠峰的天氣。

    氣象學家們待在含氧量只有平原一半的地方,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每天準時采集各種數據,再由繪圖員作圖,預報員預報、記錄。

    500

    其次,是上山下山過程中的后勤。

    根據實驗,以當時的條件,到了海拔6400米高左右,燒開一鍋水就至少需要2小時。

    上山下山途中隊員的物資必須提前準備好,運到搭好的營地。

    而且,登山的起點大本營是5千多米,珠峰有8千多米,中間必須設置好幾個補給點,確保登頂過程萬無一失。

    500

    1960年3月,在正式突擊頂峰之前,隊員們決定分別在海拔6400米7600米8300米的地方,建立3個營地,把物資運上去,同時進行適應性行軍。

    500

    第一次適應性行軍難度并不大,隊員們很順利地在6400米處的營地搭好了醫務站和臨時營地。

    4月6號,第二次適應性行軍,登山隊要挑戰珠峰第一道險關——有著“鬼門關”之稱的北坳

    副隊長許競提前帶著幾名身體素質最好的隊員組成“先遣隊”,給大部隊探路。

    先遣隊剛到北坳附近,就發現了之前英國人沖擊北坳失敗留下的遺體。這里給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恐懼與死亡。

    500

    看到了英國人的遺體,不少隊員握著冰鎬的手已經開始微微顫抖。

    北坳難在坡度太大,平均都有五六十度,最大達到70度近乎垂直的冰崖也比比皆是,很容易爬到一半就跌下來。

    500

    為防止跌下冰坡,他們用尼龍繩將隊員串在一起,一個緊跟一個,小心翼翼向上攀登。

    北坳還有很多陡峭的冰縫隙,隊員們稱之為“冰胡同”,在周圍一片白皚皚的雪的覆蓋下,一不小心就可能一腳踏空,在探路的時候,隊員們經常不小心摔下去。

    500

    盡管幾次差點出現險情,但先遣隊還是憑借過硬的登山技巧和身體素質跨過了北坳,并給大部隊刨好了臺階、拉上繩索、掛上金屬梯。

    緊接著是第三次適應性行軍。

    4月25日,就在他們行軍的路上,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間變色,刮起了暴風雪!

    之前的英國人,就是在莫測的惡劣天氣中不幸遇難的,暴風雪來時隊員們正在訓練,他們趕緊匍匐在地,才沒有被風吹走。

    500

    但這不是長久之計,不一會兒,隊員們就相繼在暴風雪中凍傷,與大本營的報話機也因為氣溫太低發生故障,他們失去了求援的機會。

    再這么硬抗下去,幾十名隊員就要全體犧牲在這了。幸好,天無絕人之路,隊伍中有一位叫劉連滿的隊員發現,有一條狹小的“冰胡同”可以鉆人

    大家趕緊鉆進去躲了幾個小時,才熬過了風暴最猛烈的時段。

    500

    暴風雪過后,隊員們修整了一天,終于沖到海拔7600米處,建立了一個營地。

    在確認天氣良好的情況下,隊伍中體能最好的4個人組成了先遣隊,憑借驚人的毅力爬到8500米處,在那里建立了最后的突擊營地。

    三次任務完成了,回到大本營一合計,這三次行軍算是超額完成了目標,但付出的代價也很慘痛:

    在行軍過程中,蘭州大學的水文研究員汪磯發生嚴重缺氧反應,最終搶救無效犧牲在了6400米營地;北京大學氣象專業的邵子慶犧牲在了7300米的高度

    行軍中碰上的那一波暴風雪,更是造成全隊50多人凍傷,37人住院。

    就連隊長史占春,也因在前方開路拖垮了身體,被抬下了珠峰,送到最近的日喀則醫院救治。

    這些凍傷的人,大部分是登頂珠峰的主力隊員和骨干運輸隊員。

    正式登頂還沒開始,隊伍就已經遭受重創,成功登頂的可能性又小了一分。

    500

    雪上加霜的是,珠峰的天氣也開始惡化,珠峰的山巒間升起了濃霧,根據氣象學家的判斷,連綿的雨季即將來臨,一旦雨季開始,登頂就成為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到時候只能等到9月份,或者來年再戰了。

    對手在虎視眈眈,幾個月的時間拖延下去,不知道會不會被對手捷足先登。

    費盡千辛萬苦組建的中國登山隊,已經到了至暗時刻。

    3

    創造奇跡

    在中國登山隊被重創之際,印度登山隊也開始在珠峰南坡活動。

    兩國登山隊雖然處在不同的山脊上,卻正在進行著一場大家都知道,但互相看不見的戰爭。

    當時中國駐守在大本營的電報員,總是發現有人操著一口濃濃咖喱味的中國話,在模仿中國登山隊的呼號,用虛假的呼號干擾中國的隊員。

    500

    與此同時,外交戰線上,中國和尼泊爾的邊境談判來回拉鋸了很多輪,但珠峰主權問題一直談不攏。

    尼泊爾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只有成功登頂,才能堵住他們的嘴!

    在大家等得焦急的時候,5月13號,氣象組突然傳來了最新消息:

    由于高壓氣團向珠峰地區移動,5月下旬為一等好天氣,這也是春季最后一個適合登山的機會了!

    500

    雖然中國登山隊的主力隊員不少還在傷病狀態,但是這幾天是未來幾個月內唯一的機會了,要上,就必須在這幾天上!

    主力隊員因傷缺席,那就替補頂上:

    副隊長許競,警衛營的藏族戰士貢布,前幾次登山中擔任運輸物資任務的王富洲,還有在暴風雪中拯救過所有人性命的劉連滿。他們四個人組成了最后的突擊隊。

    在出發前,王富洲到醫務室跟醫務組長翁慶章告別,他只留下了一句話:“我這次豁出去了,如果上不去,我也就回不來了。”

    他們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的。

    500

    5月17號,4位突擊隊員們帶著一面五星紅旗,和一座20cm高的毛主席雕像輕裝出發,對全世界海拔最高的“人類禁區”發起沖擊!

    在幾十名二線隊員的接力支持下,物資被源源不斷地被沿路送上各個營地,4名突擊隊員們節省體力,用最快的速度往上爬。

    500

    5月23號,4名突擊隊員歷經千辛萬苦,終于沖到了海拔8500米的突擊營地,就在這個時候,意外突然發生了:他們攜帶的通訊設備被摔壞,他們又和大本營失聯了。

    大本營察覺到失聯后,立刻按照預備方案在下方6400米的營地給他們發射了信號彈,告訴他們重要情報:24號是好天氣!

    4名突擊隊員放下心來安心修整,準備24號沖頂。

    不料,24號早上一開始,隊長許競剛走出帳篷10米就倒下了,因為在上山的途中,他一直在前面開路,體力消耗最大。

    許競把指揮權交給了王富洲,又拉上了上來原本負責接應和攝影的2線隊員屈銀華,讓他臨危受命,加入了最后登頂突擊隊。

    500

    許競體力不支,其他人也是從17號開始連續攀登至今,幾乎連喘氣的功夫都沒有,他們也沒有多少力氣,是全憑著一股信念在硬撐著。

    他們出發大約2小時后,就迎來了擋在勝利前的最終BOSS——海拔8680米處,著名的“第二臺階”。

    這是一段高30米的巖壁,其中有4米垂直的峭壁,表面也很光滑,沒有任何攀援支點。

    英國人就曾經到達過這里,但他們最終被這里的峭壁勸退了,因為他們認為越過這里,連“鳥兒都做不到”

    在當時的條件下,這個峭壁讓無數人飲恨峰頂。

    500

    第二臺階目前狀況,1960年沒有梯子,連能攀爬的支點也沒有

    “第二臺階”那段4米的垂直峭壁成了突擊隊的夢魘,4個人嘗試了好幾個小時,都沒法爬上去。

    最后,消防員出身的劉連滿想到了平時搭的人梯,他主動蹲下,讓隊友踩在自己的肩膀上試試。

    為了不傷到隊友,第一個上的屈銀華脫下了有防滑釘的雪地登山靴,試圖站在劉連滿的肩膀上,但因為鴨絨襪子太滑上不去。

    500

    屈銀華一咬牙,在零下20℃的嚴寒中直接脫掉了保暖的鴨絨襪子,只穿一雙薄毛襪,拼命在光滑的峭壁上打鋼錐、一點一點往上挪,上去后再布置繩索和梯子,接隊友上來。

    計劃是成功了,可是屈銀華的腳卻被凍傷了。

    登頂珠峰回去以后,屈銀華不得不切掉全部10個壞死的腳趾。

    500

    在屈銀華和劉連滿的自我犧牲下,4人終于擊敗了連鳥兒也越不過去的“第二臺階”,一瘸一拐地互相攙扶著往峰頂慢慢挪動。

    劉連滿因為給隊友當人梯,透支了自己所剩不多的體力,過了臺階之后,他是走幾步就摔一步。

    終于,在海拔8700米的位置,劉連滿一頭栽倒在地,他掙扎了好幾次,但是無論如何也直不起身了。

    隊友們商量之后決定,把陷入半昏迷狀態的劉連滿安置在一處避風,又不會掉下去的地方休息,并留下了半瓶氧氣和8塊水果糖

    劉連滿能撐多久,其它3人心里都沒底,因為這是海拔8700米的絕境,但是他們打定了主意,只要他們還有命從珠峰上下來,就一定會來救劉連滿。

    安頓好劉連滿后,已經是晚上7點了,天基本黑了。已經是強弩之末的3人,面臨著最后的抉擇:摸黑前進,還是就此撤退?

    當年,國際登山屆對于攀爬珠穆朗瑪峰,有一條“兩點鐘規則”,也就是在下午兩點前必須回頭,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這個聽起來簡單的規則背后,是好幾起血淋淋的事故,美國登山名將史考特·費雪,就是因為夜晚下山時遇到大風雪而喪命。

    夜里的珠峰,就像一只擇人而噬的猛獸。

    3個人都知道這點,但是他們在商量之后,還是一致決定: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峰頂上!

    最后的路只有短短幾百米,但是爬起來比之前的幾千米還要難。

    3個人每走一步,刺骨的寒風都像是在對他們的靈魂進行拷問,他們沉默地挪動著腳步,但是他們邁動的每一步,都是在克服驚濤駭浪。

    5月25號凌晨,不知道在經歷了多少的煎熬和痛苦后,3個人前方豁然開朗,前面沒路了,左右也沒路了,他們的手腳仿佛已經不屬于自己,氧氣瓶里的氧氣也所剩無幾了。

    但是,周圍除了星海夜色,再也沒有什么東西能夠阻擋他們了。

    1960年5月25號凌晨4點20分,王富洲、貢布、屈銀華,成為了世界上第一支從最難的珠峰北坡成功登頂的隊伍,完成了一個幾乎不可能實現的奇跡!

    興奮不已的王富洲艱難地掏出了筆記本,用顫抖的手寫下了一行字:“王富洲等三人征服了珠峰!

    寫完后,他想要把紙撕下來,但他已經沒有力氣從本子上撕下這張紙了,只好叫貢布幫忙,兩人人合力才把紙撕了下來。

    貢布把紙條折疊了一下,然后塞進了一個白色手套里,再把手套埋在了珠峰峰頂的石碓里。

    500

    塞完紙條后,3人又從山頂敲下了幾塊經歷過千年風霜的巖石碎片,作為登頂珠峰的證明物之一。

    500

    接著,貢布掏出了帶上來的毛主席雕像和五星紅旗,等待負責拍攝的屈銀華來拍。

    然而,可惜的是,這珍貴的歷史性時刻,卻沒法被記錄下來。

    因為當時是凌晨4點,周圍都是黑的,屈銀華攜帶的攝像機雖然已經是很好的了,但感光度依然比較低,沒法像今天的相機一樣自由調節

    500

    三人開始思考主席雕像和國旗應該放哪,如果就這樣放在頂峰,天氣不好時候很容易就被暴風雪吹跑。

    最后,三人找了一個距離頂峰三十多公尺的凹陷山窪,把雕像和國旗放了進去。

    布置好后,3人立馬動身下山,有道是上山容易下山難,他們已經連續運動十幾個小時了,又渴又餓,氧氣瓶中的氧氣也行將枯竭。

    然而,就在他們窮途末路時,他們驚喜地看到有個黑影在向他們招手,那是之前留在這里的劉連滿,劉連滿竟然還活著!

    24號晚上,劉連滿從半昏迷狀態醒來后,就估計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劉連滿知道,隊友的氧氣肯定不夠返程的,他覺得,自己恐怕很難活下去了,與其自己把氧氣用完,不如留給隊友們讓他們活。

    下定決心之后,劉連滿就爬起來,顫抖地給隊友寫下了一封的遺書:

    “王富洲同志,這次我未能完成黨和祖國交給我的艱巨任務,任務由你們去完成吧,氧氣瓶里還有些氧氣,留給你們勝利回來時用吧!也許管用。

    永別了,你們的同志劉連滿。

    沒有繁復的修辭,沒有慷慨激昂的陳詞,甚至從文字之中都看不出太多的情緒起伏,但是所有明白的人都知道,在寫完這封簡簡單單的遺書后,劉連滿是把生的希望留給了隊友,把死的可能留給了自己。

    寫完遺書后,劉連滿又一次昏昏睡去,他手旁能救命的氧氣瓶,依然在原地放著,一次都沒有打開過。

    500

    也許真的是老天保佑,返程的3人找到劉連滿的時候,他還頑強地活著。

    登頂后極度勞累缺氧的3人,靠著劉連滿用生命省下的這一瓶氧氣,順利地走到了接應的營地,4個人成功凱旋。

    與此同時,在珠峰另一端,即將沖擊南坡頂峰的印度登山隊,不巧遇上了暴風雪無法登頂,最后只能撤退。

    中國登山隊創造的奇跡傳遍了世界。1961年,《中尼邊界條約》正式簽署,兩國歷史上遺留的邊界問題得到解決。

    中國的4位登山英雄,不僅在九死一生的險境中超越了人類的極限,更是用自己生命創造了無法復制的奇跡。

    4

    尾聲

    中國人成功登上珠峰的消息,深深刺激到了印度、英國等國,蘇聯登山隊作為中國登山隊曾經的老師,此刻也是百感交集。

    在國際上,證明成功登頂是需要拿出360°懷繞影像資料的。

    但中國人是夜晚上的山,攜帶的相機等設備也沒能考慮到這一情況,缺失了關鍵的證據。

    還有學者揪著人梯、缺氧、脫襪等細節不放,認為這是不可能辦到的,他們不斷地質疑,中國人并沒有登上去過。

    有一個美國登山愛好者,還曾經專門跑來中國找當年的突擊隊成員,核實登頂細節。當他看到屈銀華那雙沒有腳趾的雙腳后,他再也說不出任何質疑的話。

    500

    1975年,中國再次組織登頂珠峰。

    這次,中國人不僅又一次證明了自己可以登上珠峰,還用更加專業的設備,成功給珠峰量了新身高——海拔8848.13米。

    500

    那段險之又險的“第二臺階”,也在第一批登頂人的基礎上,掛上了一座6米長的金屬梯,造福了后來無數從北坡登頂珠峰的探險者。

    這條梯子也因此被稱為“中國梯”。

    2008年,在用了33年之后,這段梯子終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被收進了拉薩的珠峰登山博物館。

    500

    1975年登頂的突擊隊員中,有一個叫做夏伯渝的人,在8600多米處,隊員被暴風雪困住時,一位隊友因為體力透支丟失了自己的睡袋。

    夏伯渝讓出了自己的睡袋,在零下幾十度的嚴寒中睡了好幾個小時。

    他救下了自己的隊友,但是一覺醒來后,夏伯渝的小腿卻被永久凍傷,因此很遺憾的沒有成功登頂。

    下山后,他的雙腿無法醫治,只能截肢,柱起了拐杖。

    500

    但夏伯渝并沒有向命運屈服,他裝上了假肢,年復一年的刻苦訓練。

    終于,在43年后,69歲的夏伯渝以古稀高齡和殘疾之軀,成功登頂珠峰,圓了當年沒有實現的夢想!他也因此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登頂珠峰的殘疾人。

    500

    這種在殘酷的天災和命運面前永不放棄,堅持到底,最終創造奇跡的故事,無論何時讀來,都讓人心潮澎湃,感動不已。

    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類似中國登山隊和夏伯渝的這種故事,實在有太多太多了,大禹治水、愚公移山……

    也許,每一次面對危險時,我們都不知道擋在我們面前的,還有多少崎嶇泥濘,多少艱難困苦。

    但是,從我們不畏艱險、迎難而上的那一刻起,我們的勇氣與信念,就已經永遠銘刻在了歷史之中。

    人之所以偉大,就是在于我們敢于許下種種驚天動地的宏愿,并且不惜一切地去實現它。

    500

    參考資料:

    豆瓣小組@某位路過的肥仔:我覺得這幾張圖到時候上映了可能會用到

    騰訊網:上映在即,吳京《攀登者》被質問:飯都吃不飽,登頂珠峰有何意義

    周正著.《探險珠峰》. 廈門:鷺江出版社, 2004.12.

    絕命海拔·中國人首登珠峰紀實《鳳凰大視野》紀錄片《征服世界最高峰》.1960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