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皮皮蝦258 / 文化 / 潔癖界的王者,是誰?

0 0

   

潔癖界的王者,是誰?

2019-09-29  江南皮皮...

        分個高下

        米芾和倪瓚的才華不用多說,高的嚇人。

        他們有各自的“團隊”,前者與蘇軾、黃庭堅和蔡襄并稱“宋四家”,后者和黃公望、王蒙、吳鎮同為“元四家”。米芾不僅能詩文,擅書法,精鑒別,更是自創了“米點山水”的繪畫風格;倪瓚也擅書,有晉人風度,山水畫重筆墨意趣,將凄清冷寂、蕭條淡泊的畫風發揮到了頂峰,影響深遠。

        春山瑞松圖 米芾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紫芝山房圖 倪瓚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通常來說,極有才華的人,性格上都有異于常人之處,所以,米芾和倪瓚都擔得起“怪異”二字。

        米芾被稱為“米顛”,顛狂的顛。

        他一生愛石,到了癡迷的地步。古籍中曾有記載,他在安徽做官時,聽說濡( rú )須河邊有一塊奇石,便立刻派人將其搬進自己的寓所,擺好供桌,上好供品,向怪石下拜,還念念有詞:我想見到石兄已經二十年了,相見恨晚。

        此事傳出去后,朝廷覺得有失體面,米芾最終被人彈劾而罷了官。不過,他一向把官階看的不重,因此也并不后悔,還特意作了《拜石圖》紀念這件事。

        對于服飾,米芾也是頗有自己的風格。他出門幾乎不穿宋朝衣服,常著一身唐代衣帽。這相當于 1000 年前的 cosplay 了,對此,他也從不覺得有何不便,反而洋洋自得,神氣活現。

        研山銘 米芾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與米芾不同,倪瓚的“怪異”主要體現在“俗與不俗”上。

        年輕時,家境殷實,畫畫只是他的消遣和愛好,所以遇見志趣相投的人,贈畫是常有的事,但對他眼中的“俗人”,則是重金不賣。

        元末農民起義軍將領張士信曾派人送重禮給倪瓚,請他作畫,心高氣傲的倪瓚覺得受到了侮辱,大怒,說“我不是你們王府的畫師!”然后撕絹退錢。張士信懷恨在心,一天在湖邊相遇,便差人打了他。奇怪的是,張士信無論用什么招式,倪瓚自始至終都是一聲不吭,張士信未得到他的求饒,只好作罷。后來旁人問倪瓚原因,他說,“我一張口便俗了”...

        如果這是倪瓚對“俗人”的不屑,那他對朋友的標準就更高了。一次客人來訪,開始時氣氛平和,后來倪瓚見其“言貌粗率”,突然大怒,直接給了對方大耳光,雙方不歡而散。

        與他斷交的,還有宋代皇室后裔趙行恕。倪瓚因其遠道而來,特意拿出親制的清泉白石茶招待,沒想到趙行恕太過耿直,當場給這款茶一個差評,倪瓚駁斥道,“吾以子為王孫,故出此品,乃略不知風味,真俗物也”。隨后,二人悍然絕交。

        云林畫譜冊 倪瓚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除此之外,兩人最為相近的一點,就是重度潔癖。至于有多重,我們對比三則趣事,你體驗一下:

        初級——洗手與泡腳

        只要用手拿過東西,馬上就洗手,這是米芾最不值一提的潔癖行為。仆人知道他的生活習慣,無論走到哪里,都帶著一壺水,隨時準備伺候。有意思的是,他洗手從不用盆,嫌盆里的水不干凈,所以仆人只好一邊用壺倒水,米芾一邊洗手。洗完后當然不能用毛巾擦干,只能晾干...

        倪瓚也有類似行為,一次朋友來訪,與其品茗,待仆人打回泉水來,他吩咐道:提在身前的那桶水,拿來泡茶,后面的那桶拿去洗腳。朋友不解,追問原因。他說,前桶的水干凈,所以用來泡茶,后面的水,怕是已被仆人的屁污染了,所以得拿去洗腳。

        逃暑帖 米芾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藝術博物館藏

        中級——洗衣服與洗梧桐

        對于自己的私人物品,米芾不準任何人染指。有一次上朝,朝靴不小心被人動了一下,回到家,米芾把靴子洗了又洗,刷了又刷,最后把朝靴洗破了穿不成才算結束。自己的東西別人不能動,別人用過的東西,米芾當然更不會使用,為此,他甚至不惜丟官貶職——任太常博士期間,主持朝廷祭祀活動是常有的事,米芾嫌祭服有人穿過,就拿回去洗一遍又一遍,結果把祭服洗得褪了色,自己也被罷了職。

        倪瓚從未出仕,也就無所謂官服之說,不過,他會洗其他東西——對潔癖者來說,每天安排仆人對庭院清理多遍,似乎可以理解,但每次還要將院中的梧桐樹洗刷多遍就不好理解了...長此以往,梧桐樹死了好幾棵,甚至成了標本。但倪瓚仍樂此不疲,還專門畫了《洗桐圖》...

        江渚風林圖 倪瓚 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藏

        重度——選婿與修廁

        嫁女兒,是件大事,米芾挑選女婿必然很細心。在經過多輪篩選未果后,有位南方來的小伙子進入了他的視野,米芾一聽名字便欣然應允了婚事,因為男子名叫段拂,字去塵...

        對倪瓚來說,最為自豪的潔具應該是廁所。建造時,他不僅用料講究,構造還十分獨特:那是一座空中樓閣,用香木搭建而成,高樓下是一個向上敞口的木格子,里面裝滿鵝毛。每當倪瓚需要如廁時,都得先爬到高樓上,謂之“凡便下,則鵝毛起覆之,不聞有穢氣也”...想來,倪瓚也是浪漫之人,如廁竟這般夢幻。

        讀完,你覺得誰的潔癖更嚴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