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黃說史 / 老黃說史 / “太子洗馬”是什么官,真給太子洗馬嗎?...

0 0

   

“太子洗馬”是什么官,真給太子洗馬嗎?有人連官名都叫錯了

原創
2019-10-01  老黃說史

“太子洗馬”是什么官,真給太子洗馬嗎?有人連官名都叫錯了。魏征曾做過李建成的太子洗馬,洗馬是干啥的?

古代的有些官名很奇怪,如果望文生義的話,肯定會鬧笑話的。比如有個歷史悠久的官職,叫“太子洗馬”,現在一般人都不太清楚是干啥的。如果按字面意思來理解,“太子洗馬”是給太子洗馬的馬夫,那就大錯特錯了。

“洗馬”一職,最早設置于秦代,本名為“先馬”或“冼馬”,后人誤寫作“洗馬”,是太子的侍從官,太子出行時為前導,故名。《國語》曾載:“勾踐為夫差先馬,先或作‘冼’也”;后世皆稱冼馬。其后各個王朝將錯就錯,統一將官名做“洗馬”,而不用“冼馬”。所以,“洗馬”之洗,最早應讀作xiǎn。

朝代不同,洗馬的職掌亦有所不同,比如東漢時洗馬為謁者,編制為16人;晉時,洗馬改掌圖籍,編制為16人。到了南朝的梁時,朝中專設了典經局,設有洗馬官,職掌信札等,職務與秦漢洗馬略有不同。北齊時稱典經坊洗馬,隋朝改名為司經局洗馬。唐代沿用前朝舊制,設洗馬二人,品秩為從五品下,職掌東宮經史子集四庫圖書的刊緝貯藏,所以,又稱“太子洗馬”。

唐代的“一代名相”魏徵,在玄武門事變之前,就是太子李建成的太子洗馬。在任太子洗馬時,魏徵曾多次勸說李建成要提防李世民,最好是先下手為強,但是,李建成沒把他的話當回事,結果才有玄武門之禍。李建成、李元吉等人被誅殺后,李世民派人拘捕了魏徵,并責問道:“你為什么要離間我們兄弟?”魏徵回答說:“太子要是按照我說的去做,就沒有今日之禍了。”李世民見魏征如此耿直,就赦免了魏徵,并任用魏徵為詹事主簿。其后,更是對魏徵“言聽計從”了十多年,君臣間留下了一段段直諫與納諫的王朝佳話。

其后,“洗馬”隸屬于典經局,一直保持到清代,官職不算太低,從五品,翰林官要遷轉時,可能要在這個官職上過渡一下,比如鼎鼎大名的張之洞,就曾做過司經局洗馬,不過當時他已經43歲了。在經局洗馬任上待了一年之后,張之洞才改授翰林院侍讀,歷遷左春坊左庶子、日講起居注官。一年后,又擢內閣學士,并升任山西巡撫,從而走上了封疆大吏的人生坦途。

隨著時間的推移,“洗馬”一職的讀音也回歸到“洗”字的本音了,至少在明朝,“洗馬”已被讀作xǐ mǎ了。在明朝,常常會有人拿“洗馬”來開涮,嘲笑“洗馬”一職為洗馬的官。明朝劉定之升任洗(xiǎn)馬官,在帝王或太子出行時,騎馬為先導。有一天上朝時,他遇到少司馬王偉。王偉與他開玩笑說:“皇宮里的馬多,洗馬要一匹一匹地洗。”劉定之答道:“何止皇宮的馬,各位司馬如果臟了,我也要洗洗。”

劉洗馬定之與兵侍王偉遇于朝,偉戲劉曰:“吾太仆馬多,公須一一洗之。”劉應聲曰:“何止太仆,諸司馬不潔,我固當洗之耳。”《水東日記》)

(圖片來自網絡)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