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花得木 / 一日一花一詩 / 令狐楚《九日言懷》

0 0

   

令狐楚《九日言懷》

原創
2019-10-03  宜花得木

枯木  

  《九日言懷》

  【唐】令狐楚

  二九即重陽,天清野菊黃。

  近來逢此日,多是在他鄉。

  晚色霞千片,秋聲雁一行。

  不能高處望,恐斷老人腸。

  

  每年農歷九月初九重陽節,是我國“傳統八節”春節、元宵節、寒食節、端午節、中元節、中秋節、重陽節、冬至)之一,有著悠久的歷史傳統節日。重陽節可以追溯到上古時期秋收祭祀神靈、祭奠祖先的活動,然后在春秋戰國時期形成習俗,在西漢開始普及,唐代則成為隆重節日。

  

  重陽節的名字源自《易經》,在《易經》中把“六”定為陰數,把“九”定為陽數,“陽爻為九”,又為“極數”,指天之高為“九重”。九月初九,日與月皆逢九,是謂“兩九相重”,九九歸真,一元肇始,故曰“重九”;同時又是兩個陽數合在一起,故謂之“重陽”。

  

  古人認為“九九重陽”是寓意吉祥的日子,古時民間在重陽節有登高祈福、秋游賞菊、佩插茱萸、飲宴求壽、拜神祭祖等習俗。傳承至今,又添加了敬老等內涵,于重陽之日享宴高會,感恩敬老,繼承和發揚中華優秀的傳統文化。

  

  《九日言懷》是唐代著名宰相令狐楚所賦令狐楚(766年-837年),字殼士,唐代史學家令狐德棻之后裔,祖父曾任綿州昌明縣令,父親令狐承簡為太原府功曹,因而長期生活在太原。唐德宗貞元七年進士及第,歷任職方員外郎、知制誥、翰林學士、華州刺史、河陽節度使,元和十四年(819年),入朝拜相,任中書侍郎、同平章事。憲宗去世,為山陵使,因親吏贓污事被貶為衡州刺史。唐敬宗繼位后,又重新提拔他為戶部尚書、東都留守、天平軍節度使、吏部尚書,累升至檢校尚書右仆射,封彭陽郡公。后以山南西道節度使致仕。開成二年(837年),令狐楚病逝,年七十二。追贈司空,謚號“文”,累贈太尉。

  

  令狐楚是中唐重要的政治人物,與當時許多重大的政治事件有著密切的聯系,而且又是著名的駢文家和詩人。才思俊麗,尤善四六駢文。他常與白居易、劉禹錫等人唱和。其詩“宏毅闊遠”,尤長于絕句。有《漆奩集》一百三十卷,又編有《元和御覽詩》。

  

  這首《九日言懷》是令狐楚晚年制作,異鄉為官,恰逢重陽,思鄉之情不由而生,因而賦詩詠嘆。

  

  “二九即重陽,天清野菊黃。”,首聯開門見山,表明賦詩時節。

  九月九日重陽節,天氣晴朗,神清氣爽,野菊花一片金黃。

  

  “近來逢此日,多是在他鄉。”,頷聯指明地點。近來每逢重陽節,大多都是在異鄉度過。以此推測,似乎這首詩是令狐楚晚年在山南西道節度使任上所作。

  

  “晚色霞千片,秋聲雁一行。”,頸聯描寫重陽景色。夕陽西照,晚霞漫天,天氣轉涼,大雁南飛,不由得引起思鄉之情。

  

  “不能高處望,恐斷老人腸。”,尾聯抒情。秋日重陽節本來是家庭團聚、登高祈福的節日,然而詩人卻在外為官,不能和家人團聚,再加上人到晚年天逢秋,自然是悲秋之情和思鄉之情相互交織,因而心中凄涼寂寥,不勝悲嘆,以至于都不敢登高望鄉,唯恐觸動肝腸,傷悲難忍。

  

  《九日言懷》名為“言懷”,常規是描述心中志向和抱負,然而詩人曾經位極人臣,仕宦沉浮,閱歷豐富,因而對很多事都看得很開。人到老年,即便是有戀棧之情,然而相比思鄉和親情,詩人的選擇是后者,可是人在仕途,身不由己,最后令狐楚在山南西道節度使任上去世。

  

  令狐楚這首詩,清麗俊逸,恢宏遼闊,凝練雋永,意蘊悠長,悲秋之情,令人凄愴。

  

  2019/10/3榆木齋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