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樹邊羽 / 詩詞相關 / 葉夢得南渡前后詞風變化

0 0

   

葉夢得南渡前后詞風變化

原創
2019-10-04  梧桐樹邊羽

為什么詩人、詞人的風格會發生轉換?

詩詞是藝術作品,是感情的載體,志向的表達。

所以每逢人世滄桑(個人)、世事變幻(社會)的時期,佳作噴薄而出,不可勝數。南渡就是這樣一個關鍵的轉折期。

風格變化

我們說“國家不幸詩家幸”,其實是分情況的,一個朝代的末年,出現各種隱逸派、享樂派詩詞創作,這是大時代的滑落,詩人對社會已經失去了信心,各種風格旖旎的作品出現,卻沒有真正的好詩詞。都是空洞、華麗、言之無物的頹廢作品。

什么時候看到國家不幸的時候才會情緒沖動呢?只有在對國家抱有極大希望的時候。

兩宋之間的南渡,就是這種情況。士大夫認識到國家的衰落,但并不認為會達到滅國的境地。大家對國家充滿感情。靖康之恥,王室南遷,對這種對國家抱有希望和激情的詩人們,產生極大的心理沖擊。這種沖擊一直延續到南宋中期,才被放棄。

像李清照、張元干、張孝祥、辛棄疾、陸游,都是宋詩宋詞的巔峰人物。他們的詩詞成就,都來自于南渡對精神世界的沖擊,正好證明“國家不幸詩家幸”

而葉夢得的風格轉換,也是一樣的。只是他在詞作流傳下來不多,同時因為他早期依附于蔡京,名聲不如他人清正,所以我們在提宋詞詞人時就選擇性地忽略了他。

少年

葉夢得出身名門,又少年得志,早期詞風迤邐,婉轉動人,既有柳永的花詞柔情,又有富家公子的高人一等的閑適。最著名的就是十八歲時的作品。

《賀新郎》:

睡起流鶯語,掩蒼苔房櫳向晚,亂紅無數。吹盡殘花無人見,惟有垂楊自舞。漸暖靄、初回輕暑,寶扇重尋明月影,暗塵侵、上有乘鸞女。驚舊恨,遽如許。

江南夢斷橫江渚,浪粘天、葡萄漲綠,半空煙雨。無限樓前滄波意,誰采蘋花寄取?但悵望、蘭舟容與,萬里云帆何時到?送孤鴻、目斷千山阻。誰為我,唱金縷。

囿于回答篇幅,就不詳解詞意了,但是很簡單可以看出葉夢得早期作品的特色。用詞艷麗工細、寄托深遠,流鶯、蒼苔、亂紅、寶扇、垂楊,這些意象直接繼承晚唐五代綺麗特點,而煙雨、江渚、蘭舟、云帆、孤鴻,這些意象卻又有李白、孟浩然的盛唐風度。二者相容,使作品風格華艷宏偉。

現在讀來,倒是覺得“葡萄漲綠,半空煙雨。”真是又貼切,又奇特,實在是蘭心蕙質美少年的風流作品。

成長

稍年長一些,經歷過官場沉浮,世事變遷,葉夢得的作品開始向蘇軾清曠疏朗的風格靠近,這是個人的成長,社會環境并未發生大的改變。

《念奴嬌·南歸渡揚子作雜用淵明語》:

故山漸近,念淵明歸意,翛然誰論。歸去來兮秋已老,松菊三徑猶存。稚子歡迎,飄飄風袂,依約舊衡門。琴書蕭散,更欣有酒盈尊。

惆悵萍梗無根,天涯行已遍,空負田園。去矣何之窗戶小,容膝聊倚南軒。倦鳥知還,晚云遙映,山氣欲黃昏。此還真意,故應欲辨忘言。

這是借用了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辭》和《飲酒詩》,感慨自己的人生遭遇,抒發對田園生活的向往。全詞敘述、議論、抒情融為一體,為南宋中后期“以文為詞”作了有益的探索。這正是北宋時期廣受批評的蘇軾文風,不再認為“詞別是一家”,這種風格對詞的創作選材、創作方式都有了大的推動。

南渡

葉夢得五十一歲隨高宗南渡。到了這個該閑適的年紀,氣質卻隨之一變。作為南渡詞人中年輩較長的一位,葉夢得開拓了南宋前半期以“氣”入詞的詞壇新路。對蘇軾詞風的學習在這個時期厚積薄發,再加上遍覽萬象,年齡加持,葉夢得的詞風進入簡約淡定卻豪氣外露的時期。

《水調歌頭·秋色漸將晚》:

秋色漸將晚,霜信報黃花。小窗低戶深映,微路繞欹斜。為問山翁何事,坐看流年輕度,拚卻鬢雙華。徙倚望滄海,天凈水明霞。

念平昔,空飄蕩,遍天涯。歸來三徑重掃,松竹本吾家。卻恨悲風時起,冉冉云間新雁,邊馬怨胡笳。誰似東山老,談笑靜胡沙。

這是作者隱居湖州弁山后寫的作品。葉夢得隨高宗南渡,起為江東安撫大使,曾兩度出任建康知府兼總四路漕計,是抗金的主要后勤保障。岳飛、張憲被殺后,主戰派受到打壓,他被迫上疏告老隱退。

“冉冉云間新雁,邊馬怨胡笳。誰似東山老,談笑靜胡沙。”能像謝安一樣東山再起,驅逐金兵就好了,可惜年事已高,無能為力。一首抒寫晚年懷抱之詞表現得感情激越、悲涼、慷慨,充滿了愛國憂民之情。

《水調歌頭·九月望日與客習射西園余偶病不能射》:

霜降碧天靜,秋事促西風。寒聲隱地,初聽中夜入梧桐。起瞰高城回望,寥落關河千里,一醉與君同。疊鼓鬧清曉,飛騎引雕弓。

歲將晚,客爭笑,問衰翁。平生豪氣安在,沈領為誰雄。何似當筵虎士,揮手弦聲響處,雙雁落遙空。老矣真堪愧,回首望云中。

雖然“老矣真堪愧,回首望云中。”但是葉夢得描寫的是演武場上各路英雄,筆力雄健,詞風沉郁而又蒼健,反映了詞人“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情懷,與蘇軾的“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神似,赤誠的愛國心讓人深受鼓舞和振奮。

總結

葉夢得的詞早年屬婉約派,受蘇軾的影響,詞風逐漸轉向清曠豁達,晚年則更進一步發展了這一特點,在特殊的歷史時期則又增添了雄壯豪邁的氣勢。這種寓壯懷于清曠的詞風恰恰顯露出由蘇詞向辛詞過渡的最初跡象。

葉夢得南渡前后的作品,風格無非兩個詞,一是“閑情”,一是“豪情”。

前中期作品閑情重于豪情,晚期作品則豪情重于閑情。

所以他南渡前的作品風格是綺艷宏麗漸變清曠疏淡,而南渡后則簡約淡定中豪氣勃發。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