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指路2 / 古代文學 / 酒戒——出自清代《諧鐸》(附,中華酒賦)

0 0

   

酒戒——出自清代《諧鐸》(附,中華酒賦)

2019-10-05  仙人指路2

《四戒之一——酒戒》【老老葛講故事】

從前有個姓鄧的老翁,在河北邯鄲市上賣酒。一天黃昏時分,有個其貌不揚的披著頭發的傭人,拿著葫蘆來買酒。

鄧老翁凝視著他半天,說道:“我們倆是住得很近的芳鄰,你不認識我嗎?”對翁的問話,這個傭人卻置之不理。過了一個多月,他也沒有再來過。

后來鄧老翁與這個傭人在盧生祠下碰見了,鄧老翁硬邀他進了一家酒肆,兩人拉起了家常瑣事,老翁還取出佳釀“梨花春”請他喝。

蓬頭傭人急忙起身制止,笑著說:“您千萬別再誤會啦!我不嗜酒。實話相告,我是純陽子(呂洞賓道號)座下的柳仙。從前我隨主人到岳陽時,看見過他三度大醉,想起美酒,就害我的喉嚨時常作癢。我主人在這方面很吝嗇,半滴酒都不肯讓我嘗點,所以我那天就去您那兒買,以解我的渴酒之癮,剛巧我主人要赴芙蓉城的洗花宴去,命令我看守藥爐。

后來我耐不住岑寂孤苦,把葫蘆中買來的佳釀飲盡,于是大醉。酒酣耳熱之后,我臥倒在藥爐旁睡熟了。主人歸來一看,就罵我失職。我以喝醉酒為借口辯解,主人發怒了。我說:‘主人,您日日在醉鄉徜徉,為什么單獨對我下禁酒呢?’主人說:‘我喝的是“酒”;你買來所喝的非酒,是“禍水”呢!我問:‘有差別嗎?’

主人說:‘我的酒,釀造的粟米,是取自顏子(顏回)負郭(靠近城郭)之田,去秕(空而不實的谷類叫“秕”)糠時,則是去租了梁鴻、孟光夫妻倆的石臼來舂打;再以“才能”之斗來掂量,用“智慧”的囊袋來盛裝,經年累月貯藏于“曹氏書庫”,而后再浸泡于“廉潔”之泉和“禮讓”之水中,再裝入范家潔凈的大鍋釜底,運用三昧真火去蒸煮,以“良藥”為發酵之曲,用“直木”作為酒槽。等到釀制完成,看情況再酌量加入些“堯舜”之鐘音、“孔圣”之觚瓢、“仲尼弟子”之榼器(盛酒或貯水的器具,以及刀劍的套子,都叫“榼”),所以清酒喝起來,心性可達圣人的境界,那濁酒品嘗之后,心性可以成為賢者。

你買的酒,只不過是盜跖(春秋時代,魯國傳說中的大盜)從樹底下偷采來的米粟,用貪婪之夫所喝的“貪泉”泉水來浸泡(《晉書《吳隱之傳》中故事),再用那不學無術的王孫煬的灶,以及癡呆小兒的尿器盛裝來釀造。誤飲之下,那么會導致清廉者貪婪,謹慎者狂妄,墮落入井者喪命亡身,開口罵人者牽連遭禍,然后理智全失:自家爐灶旁疑有奸細,酒甕面前認賊作父……,這是小小不言的小節、小事嗎?你不以此為戒,還借主人也常喝醉為口實來搪塞哪!’

我聽了之后因而大悔大悟。主人接著又說:‘你的濁根不拔除,恐怕往后還會故態復萌呢。’于是抽出寶劍、剖開我的肚子,挖出腸胃,掬水把它洗滌干凈,然后依舊納入我腹中,我也沒感覺到有啥痛苦。接著再以他自己所釀的“金盤露”賜給我喝,我跪下敬飲,就這樣大醉了七日。此后經過酒肆、飯莊,看見盈缸累甕的美酒飄香,可我卻觸鼻不知為何物,所以我就不再來您這兒啦!”

翁一聽大驚失色,伏地而拜,說道:“你的主人既然有釀酒妙方,何不賜于我呢?”柳仙取出一個錦囊給了他,然后搖頭長笑而去。翁拆開一看,錦囊里大大的書寫了一個“水”字。趕緊起身看看自己酒肆中陳列的酒,全部化為水啦!鄧老翁從此舍棄賣酒這個行業,投入盧生祠,當香火道人去了。

酒是人類發明的一樣奇妙的東西,人們無論喜樂悲哀都可以用到它。說它好,那是好話說盡,什么瓊漿玉液,什么解憂杜康;說它壞,那也是壞話說絕,列于酒色財氣之首,是禍水。故事中借呂洞賓之口說人間的酒壞得不得了,只有仙人的酒才是好。仙酒從選材到計量、擇器盛裝、貯藏浸泡、蒸煮發酵……等等的過程,方方面面的,都要加入古圣先賢所擁有的,高尚道德的遺風與優良操守的遺緒,例如:才智、廉潔、禮讓、耿直、書香……這些良好因素,才算大功告成,才能歡飲而無害、才能大醉而提升。人間哪里有這樣的酒呢?

酒倒是未必要戒得滴酒不沾,關鍵是“度”,既是“度數”之度,更是“適度”之度。

【原文】《酒戒》

鄧翁,失其名,賣漿邯鄲市上。一日薄暮,有蓬頭奴持葫蘆向翁取酒。翁凝視之。曰:“近托芳鄰,汝不識耶?”翁置不問。月余,更不復來。后遇之盧生祠下,強邀入肆,道其契闊,并取甕頭梨花春酌之。蓬頭奴急起捉臂笑曰:“君勿再誤我。實相告:予純陽子座下柳仙也。曩隨主人岳陽時,見其三度醉,喉間輒作癢。主人吝,不予涓滴,是以日就酤,一消渴吻,會主人赴芙蓉城洗花宴,命予守藥爐。苦岑寂,傾葫蘆中宿釀而飲,大醉,酣臥爐惻。主人歸,責予失守。予以醉辭,主人怒。予曰:‘東翁日在醉鄉,何獨下酒禁于仆?’主人曰:‘予飲者,酒也;汝所飲者,非酒,禍水耳!’予曰:‘有以異乎?’主人曰:‘予之酒,取粟顏子負郭之田,去秕粱鴻賃舂之臼,量以才斗,盛以智囊,貯曹氏書倉者累月,而后浸以廉泉讓水,入范家凈釜,遠三昧火蒸之,良藥為曲,直木為槽。俟其成也,酌以堯之鐘,孔之觚,仲氏子之榼.故清可為圣,濁可為賢。爾之酒,不過盜跖樹粟,貪夫酌泉,王孫煬灶,癡兒滌器。誤飲之,則廉者貪,謹者狂,墮井者喪身,罵座者賈禍,爐畔疑奸,甕頭認賊,其小節也?爾不此之戒,猶借主人為口實哉!’因大悔悟。主人曰:‘濁根不拔,后恐萌故態。’掣劍刳予腸胃,掬水滌盡,仍納之,亦無所苦。復以所釀金盤露賜予跪飲,大醉者七日。嗣后過酒肆家,見盈缸累甕者,觸鼻不知為何物,是以不復來。”翁大驚,伏地而拜曰:“君主人既有釀酒方,何不一見賜?”柳仙出錦囊予之,長笑而去。拆視之,大書一“水”字。起視肆中酒,盡化為水。翁由是棄賣漿業,投盧生祠,為香火道人焉。

……清 沈起鳳 《諧鐸》

《中華酒賦》

酒戒——出自清代《諧鐸》(附,中華酒賦)

環宇莽莽,日月朗朗。乾坤爍爍,神州蒼蒼。

上古洪荒,萬物生長。天生奇物,地呈吉?。

造化成釀,靈猿初嘗。開壇入觥,勿忘杜康。

上下五千,半斛春光。縱橫八萬,一尊滄桑。

五糧入酒,秋收冬藏。蒲桃為酒,漸成時尚。

十年陳釀,入室登堂。百年窖儲,趨之若狂。

天地精華,杯中國殤!老酒一壺,皆成過往。

桀筑酒池,肉林紂亡。屈原灑酒,悲歌投江。

酒戒——出自清代《諧鐸》(附,中華酒賦)

鴻門宴酒,大風劉邦。霸王別姬,醉美斜陽。

曹操對酒,慨當以慷。孟佗憑酒,換得西涼。

貴妃醉酒,夢回大唐。太主杯酒,集權中央。

仗劍天下,壯懷疆場。叱咤風云,潮落潮漲。

金戈鐵馬,英雄海量。激揚文字,鐵骨柔腸。

酒戒——出自清代《諧鐸》(附,中華酒賦)

長江東流,赤壁周郎。大漠孤煙,邊塞月朗。

西出陽關,醉臥沙場。中原北望,淚水沾裳。

琥珀之光,蘭陵酒芳。好酒醒民,真水無香。

把酒桑麻,人在他鄉。西風古道,酒熱茶涼。

人生苦短,何分清醠。醇酒詩長,萬千氣象。

酒戒——出自清代《諧鐸》(附,中華酒賦)

王風葛藟,在河之旁。豳風七月,眉壽之長。

揚雄酒賦,左思文章。羲之集序,曲水流觴。

淵明借酒,二百詩行。劉伶醉酒,三年夢鄉。

竹林七賢,縱酒酣暢。飲中八仙,不同凡響。

酒戒——出自清代《諧鐸》(附,中華酒賦)

李白斗酒,低頭故鄉。杜甫草堂,千秋感傷。

愴然淚下,子昂還鄉。添酒回燈,居易春江。

東坡把酒,天宮月亮。仲淹作文,寵辱偕忘。

清照殘酒,人比花黃。醉翁荷盞,閣在灘上。

酒戒——出自清代《諧鐸》(附,中華酒賦)

弘一濁酒,送別花香。秦淮商女,酒錯宮墻。

康橋作別,丁香雨巷。問訊吳剛,楊柳輕揚。

怡神珍品,天人共享。酒沃中華,沉醉八方。

冷眼向洋,醉眼興亡。盡在一壺,人間天上。

飲者留名,百代傳揚。青史閃爍,萬古流芳。

長城巍峨,江河浩蕩。睡獅漸醒,傲立東方。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